換毛毛毛毛毛

我就是你的噩梦

三周年这套衣服真不错
既然在法国的话 希望小莫为我激情代购

ido的场照!
累死我了………………我都这么大年纪了竟然还能连参两天漫展绝了

phx:月夜风

竟然遇到了自己的alter(自设注意)

对面是没显露亚瑟基因的“失败品”职介是caster
看起来比显露了基因的saber本人文静靠谱很多
是错觉吗
但是两位请在迦勒底吵起来的时候动静小一点 master我都80多岁了 有谁是赢家吗

三个同一角度侧脸草稿(cao
怎么会什么都画不完呢!!!

1:新礼服真好看
2:卡梅洛偶像练习生(因作风问题已被退团
3:做梦梦到的神官paro

流水账记一个毫无逻辑的梦

有不少漂亮的女孩被人贩子抓走关在单间里面,每个单间只有一张床和一盏灯,非常狭小。只要有买家了,女孩就会被车带走。
A觉得自己已经快不能算是小姑娘了,明明已经是深受社会压力的社畜,却还是被抓来了这个地方。自己一个人住,和家里联系也少 ,失踪了也没有人在短时间会发现。然而她比起丢掉性命或者被卖到大山里去竟然更担心自己多日缺勤会丢了工作。但是她虽然能听到别人被哭着带走的声音,自己倒是一直没有被关注。A忍不住觉得可能自己在这些女孩里真的算是老年人了。
有一天晚上她看到一个小少女站在门边歪着头笑着看她。
A不知道她是怎么过来的,如果是一起被抓来的女孩,那绝对不可能出房门。而且这个地方荒凉得要命,附近也不可能有...

边睡觉边想到毫无逻辑的丧尸paro(圆桌 OOC)

兰斯洛特蹲在地上换弹匣,他感到腿麻,或许也因为自己的肚子不是很舒服。过去的日子里他和高文靠打猎和扫荡无人区的商店罐头为生,原本以为自己的肠胃早该镀了铁——事实上,他回忆起同伴很久以前尝试做的饭菜,觉得现在过得也许还不错,即便他今天唯一一次进食是小动物的内脏。
高文走过来把毯子扔到他头上,兰斯洛特扒拉下来,里头还卷着一块血迹和几根浅金色的头发,“你死了?”兰斯洛特问他,高文嘴里嚼着罐头,依旧不忘含糊而响亮地啧了一声,“无聊的笑话,你脑子坏掉了。”
“那是莫德雷德的头发。”高文说,“我拿起来看是不是自己吃了太多亚硝酸盐导致脱发的时候它仿佛要立刻跳起来扇我的巴掌,随主子。”
“那就是你妹离家出走。...

穿高腰是不是可以显得腿长一点啊(不能吧

哈哈哈哈我一定要转发 这是我的剑和这位贞德小姐的旗
结婚照了(根本不对

-夜弦哀-:

莫贞真好啊【吸】

1 / 8

© 換毛毛毛毛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