換毛毛毛毛毛

我就是你的噩梦

流水账记一个毫无逻辑的梦

有不少漂亮的女孩被人贩子抓走关在单间里面,每个单间只有一张床和一盏灯,非常狭小。只要有买家了,女孩就会被车带走。
A觉得自己已经快不能算是小姑娘了,明明已经是深受社会压力的社畜,却还是被抓来了这个地方。自己一个人住,和家里联系也少 ,失踪了也没有人在短时间会发现。然而她比起丢掉性命或者被卖到大山里去竟然更担心自己多日缺勤会丢了工作。但是她虽然能听到别人被哭着带走的声音,自己倒是一直没有被关注。A忍不住觉得可能自己在这些女孩里真的算是老年人了。
有一天晚上她看到一个小少女站在门边歪着头笑着看她。
A不知道她是怎么过来的,如果是一起被抓来的女孩,那绝对不可能出房门。而且这个地方荒凉得要命,附近也不可能有村民。
更可怕的是自己认识她……就住在自己家附近啊!!平时A下班的时候,总能看到她在小区里散步。虽然十八九岁的小女孩大晚上散步有点奇怪,但毕竟是个人爱好吧……有时候A会和她打招呼,第二天她就给自己送来了自己做的点心。
“你也被抓来了吗?”A小声问她,就看她点了点头。
“被抓来了!”她看起来竟然很兴奋的样子。
“外面没人吗?”A又问。
“当然有啊。”少女觉得A问这个问题很多余,站在门前咧嘴笑。
“那你是怎么……”A比划了个“逃出来”的手势,对方看了,像是想不明白地挠了挠头。
“因为我想过来找你玩,所以不能被人发现呀?只有不被发现才可以过来,所以就没被发现。”
A有点头痛,她模糊的记忆里,少女一般就是微笑点头和蹦跳,所以她觉得对方就是普通的美少女而已,抛开大晚上散步来看也没有什么奇怪的地方。况且交集也不多,转头就忘了。
少女看她没有说话,看起来有点难过。
“你不要不理我呀。“她爬上A的床,“你不说话我就觉得很害怕。”
A一时语塞,她确实不知道该怎么开口了,而且隔音极差的房间外确实传来了那些男人的走动声,少女说话的声音挺大,A觉得外面绝对能清楚听见,但是没有人进来。
A抬起眼睛盯着她看,少女撑着手抬着脑袋也看她,A眨一下眼睛少女就笑一下。
“你是幽灵吗??”A靠近她的耳朵问,问完又觉得自己傻逼,既然自己说是被抓来的肯定能被看见啊,幽灵又怎么可能烤饼干给自己吃。
“嗯…………”少女想了想,“应该不算吧?我好像还没有死。”然后她摸了摸自己的胸口,“心脏也在跳哦。”
“是这样啊。”深呼吸过后,A突然觉得少女看起来就像个五六岁的小妹妹,这种语句不通逻辑奇怪的话她也越来越能适应了,于是她觉得多余的事情可以之后再问,最重要的就是……
“你可以带我离开这里回家去吗?”她问。
少女“啊!!”地惊叫一声,A赶紧捂住了她的嘴。
“不会被听见的。”少女被捂着嘴含含糊糊地说,“你的手好香。”
A听到和触了电一样赶紧放开她。
少女晃了晃脑袋:“来找你就是想带你走,但是看到你太高兴竟然忘记了……”
A感觉自己头痛加剧,痛苦地向上天表明快要丧失沟通能力了。
少女看她又不说话,真的害怕起来,摇了摇她的胳膊求她不要这样,自己真的会哭。
“你别哭啊,千万别……”A知道自己肯定是满脸的无奈,“你先带我回去……”想了想又加上自己几乎是最温柔的语调问的“好吗?”就看到面前的女孩子“腾”地脸红了。
“可以……”少女靠近她的脸笑着说,“但是有一个条件,你不能在过程中说话。”
A虽然想知道“过程”是什么,但还是赶紧点头答应了说自己肯定不会说话,但是少女的笑容竟然变了,变成了略带无奈的笑容,即便这让她看起来有了点正常人的气息。
“我说的是不能说话,就是不能说话的意思。”少女按住A的肩膀,“你张开嘴。”
“??你要给我吃变哑巴的药吗。”
“是能恢复的那种,不过不是药,你张嘴啦。”
A只能忐忑地乖乖张嘴。
“你相信我吗?”少女问。
A赶紧疯狂点头。
于是少女靠近她的脸,也张开了嘴,一根银色的棍子从她的喉咙里伸出来,慢慢往A的嘴里推去,A本能性地想要大叫后退,但是脑海中突然大声回放了少女的问句。
“你相信我吗?”
棍子抵住喉咙的那一瞬间她未发出的尖叫就湮灭在声道里了,她能听见棍子末端有个扣搭在了什么地方,但是毫无异物感。
她震惊地瞪大眼睛,尝试发出声音却尽是失败。少女看她这样折腾自己笑得更厉害了,凑上前去轻轻吻在A的嘴角,还在她的脖子附近嗅了嗅。
“是乖孩子,很棒哦。“少女鼓掌祝贺她,即便A已经被多重刺激震惊到无法动弹。
再然后少女的笑容突然消失了。
也就是一眨眼的功夫,之前眼睛里发着光的羞涩笑容就全部没有了,少女眯起眼睛,慢慢地从她身边后退。与此同时,房门被打开了。
“完事了吗?”进来的男人问。
“嗯。”少女短短地应了一声,看到A由震惊转向愤怒,疯狂想要呕出那根针来的模样,她露出了相当恶劣的嘲讽笑容。
“人类还是有意思啊。”她轻轻地对A说了一句,转过头对男人说,“不是要求今晚交货吗,现在就出发吧。”
男人哦了一声,招呼了几个人进门来,A已经不再挣扎也不再呕吐了,她从床上慢慢抬起头看少女,直到少女的视线再次聚集到自己的身上。她第一次看到少女露出这样的笑容,就好像在看着灰尘一样,懒洋洋地眯着眼睛抬着下巴,再之后自己就被几个人架着,从这样笑着的少女边上带走了。
但是她没有想到,自己被塞进车里之后,少女是最后一个开门上来的人。她披着一件明显不合身的很丑的外套,径直坐在了A的旁边,最后一排只有他们两个人。
“因为是我的货嘛,卖家还是在场比较好。”她自顾自地解释,却根本没有看A,“村里的老男人一口价完全不痛快,我不盯着肯定便宜把你卖了。”
A不知道喉咙里的东西除了让自己没法说话还有没有别的作用,比如催眠什么的……确实她觉得非常累了,她完全听不清少女在说什么,只是慢慢闭上眼睛,也把头转向另外一边。
“哑巴很好哦,即便想说也说不出来,只要听不见就完全不用在意了,尤其是像你这样城里的大姐姐,哭坏嗓子太可惜了,说不定还会被打嘴巴,想想就很可怜。”
“然后啊,因为你很厉害嘛,有时候村里过来支教,你可以写字求他们来救你,但是没有人会敢做的,人类都是这样的,你刚刚也完全没在意之前被卖掉的女孩和还没卖掉的女孩,只是求我把你一个人带走。”
“逃不掉的,怎么样都逃不掉,等你习惯自己再也说不了话,说不定就会觉得村里也不错。”
…………
怎么可能这辈子都再也说不出话啊。
你也赶紧给我闭嘴了好吗!!!!
A猛地扑过去,手臂突然紧紧抓住了少女的胳膊,但是她下一秒就发现自己紧紧握着的袖子里并没有胳膊。
少女宽大的外套依然穿在身上,但她除了衣服什么也没有捏到。
“啊!”少女就像反应慢了半拍一样叫了起来,“我突然想起一个事情!”
驾驶员骂骂咧咧地凶起她来,前排的男人们也闻声转了过来。
“差点太开心忘记正事,你把嘴张开。”
她用另一只手敲敲A的下巴,当然A并没有感觉到,但少女很贴心地假装手指还有轻微的反弹。A手心冒着汗,她放松了自己捏着袖子的力道,让那团虚无看起来更像有一个胳膊的体积存在。
“你相信我吗?”少女的声音第二次在脑中响起。
如果可以的话我死都不会再相信了。
A张开嘴,银针一半已经戳出喉咙,但她只是勉强看到一点影子,这根针真的没有任何的实体………她突然这么想道。针就这样明晃晃地悬空在她嘴里,少女非常优雅地捏住它然后拔了出来。
瞬间,银针变做枪管,像挥动巨刃一样带走了车上其余所有人的性命。枪甩动的时候带起微风拂过脸颊,下一秒——
“你抱紧我。”少女快乐地对A说,A赶紧扑向那团丑陋的外套,她感觉到自己抱住了一大团气或者是雾………但是少女又偷偷把未持枪的手伸出来抱住了她的腰,那是有实体的一只手。
少女手中的银枪又开始变化,她用它顶开车门然后抱着A直接往车外的地上摔去。
汽车冲断护栏掉下了山,而A在被棉花填充过一样的外套或者少女本人紧紧抱着打了几个滚之后,最后结结实实摔在了少女的身上,还能听到少女发出惨叫。
“啊啊啊啊啊啊啊—————”少女叫,“痛痛痛痛痛实体化太早了……………”
“我他妈………”A想骂人,一开口自己先没反应过来,过后突然笑起来,“简直想把你打死。”
“没事,你打不死我。”少女推她,“伤着了吗?应该不会吧………我个人觉得应该是安全气囊一样的触感才对,而且不会弹歪你的脸。”
“你是谁啊你快闭嘴。”A忍不住还在笑,觉得自己可能也疯了,“我想要那个可爱的羞涩的给我做小饼干的小姑娘,你把她弄到哪里去了快还给我。”
“屁咧,才不是你的,快起来我要被压死了。”
“你自己不会变成幽灵直接越过我起来吗??”
“才不是幽灵!!!”少女的心脏紧紧贴着A的胸口,心跳声像是试图证明自己一样激烈跳起来,然后她开始狂拍A的背,“快起来快起来快起来快起来———”
终于得以翻身的少女气哄哄地站起来整理衣服,看到A还在边上盯着她笑忍不住翻了个白眼。她看看山再看看天,然后看看A说:“没事哦,穷乡僻壤出车祸也是难免的。”
“是的。”A感觉有理有据,就也跟着点头,“所以你会瞬移之类的把我………”她突然又想起了什么,慢慢说道:“………那些女孩呢,就没有卖掉的和已经被……”
“没有办法。”少女打断了她的话,“你一个人做不到,也不要寄希望在我身上,虽然……”
少女想了想接着说:“虽然我就是没兴趣而已,我比你们要自私得多得多了,尽绵薄之力这种话感动不了我。我管好我有兴趣的就够了,而且也到处有混蛋来抢我的东西……………”
“那你在车上说的那一大段又是想干嘛,纯粹欺负我?”
“我只是说事实而已嘛,我很喜欢说话。”
“变哑巴吧,好吗,求你?”
“瞬移——”
“???”
“我说瞬移我会,看够山了吗,要回家吗?”
“…………我可以信你吗?……请问?”

评论
热度(3)

© 換毛毛毛毛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