換毛毛毛毛毛

我就是你的噩梦

大不列颠村儿的八卦们(乡村paro+全员恶搞欢乐向)

*莫德雷德中心 圆桌全员欢乐向 乡村pa

*略微金剑元素 雷请不要点开

*全是我流“开心就好啦”的私设 里面每个角色我都很喜欢 如果觉得我在黑可以躲起来偷偷骂我但我不想听见谢谢

———————————————————

大不列颠村儿是个普通村庄,几十户人家围着一个湖,富贵人家有自家的石船铁船木头船,贫穷人家每天坐湖边上洗衣唠嗑倒也快乐轻松。前几年村里头有进城的小伙子长见识回头给家里老人安了抽水马桶,之后一村庄都开了窍纷纷效仿,争取向城里人靠近。在那之后全村的大人都松了口气——终于自家小孩再也不用被那个看起来疯疯癫癫或许真的是笨蛋的村长家的独苗莫德雷德往粪坑里推了。


说到莫德雷德,这可是村里的头号八卦。说是莫德雷德虽然长着一张和村长一样的脸还挂着村长儿子的名号,可村里家家户户都知道村长压根不在人前认这个野儿子。嗨,说到底哇……村委会干部之一贝蒂有一日正从自己的小金杯后备箱掏刚从县里买回来的新被套,就听见路过的村民叨叨,说莫德雷德是村长喝多酒做了错事,和自己姐姐生的小孩,养大一看果然是个笨蛋,气得村长阿尔托莉雅皮带都抽烂了好几条,还得麻烦梅林迈个老腿偷偷扔掉不让别人知道她打孩子……村民看到贝蒂就没了声音,都知道他给村长干活,村长好歹也为村里尽心竭力,马失前蹄也轮不到平日里受她关照的村民唠叨。大家也就是有这八卦的心,无聊的时候说着玩,毕竟谁也没办法把一个曾经每天早上鸡一叫就准时搬个板凳往村长门口一坐开始嚎哭的女人当不存在。
摩根也是为了莫德雷德用尽了气数,她好歹也是方圆几个村里罕见的美人,每天都披头散发坐在那哭一整天,内容无外乎是村长抛妻弃子啦,莫德雷德出生起无论是奶粉钱还是尿布钱村长一分都没掏啦,说自己孤家寡女把这孩子拉扯大阿尔托莉雅你良心被狗吃了什么的,骂着骂着就是方言里难听的话出来了,什么死尸啊畜生啊,一直哭骂到天黑,等莫德雷德玩耍回来就会把她妈拉回去吃饭。她正在长身体,饿得快,在自己村里虎惯了,也就村长底下几个干事愿意赏她一口饭吃,更何况跑隔壁乌鲁克村蹭吃蹭喝还要被那头的村长吉尔伽美什骂杂种。
而村里头的人开始还热衷看摩根笑话,但时间久了发现村长根本不为所动,渐渐的大家也都从“不会村长真是这样的人吧?!”变成了“嗨和咱家又有啥关系”,到最后大家瓜子也不磕了,热闹也不看了,于是摩根也就不每天跑过去哭了,但是莫德雷德依旧在村里每天撒欢打滚,没事人儿一样。


村里头还有个常见的八卦话题,说是吉尔伽美什年轻时候在乌鲁克村也是和莫德雷德相差无几的一个混混,区别就是他当时是被老村长疼爱到变形了的一个真正的二世祖。据说那时候一眼相中了隔壁村的黄花大闺女阿尔托莉雅杀鸡的飒爽模样。为了追求她,他每天给大不列颠村儿里头的邮递员兰斯洛特多塞两个馒头让他帮忙送情书。邮递员早些年骑自行车送信,之后都用了摩托,开始学城里头送外卖的自称骑士。结果就兰斯洛特每天划着船来往乌鲁克村和大不列颠村送跨村邮件,故得名湖中骑士。(他本人到现在竟然还很喜欢这个称号,觉得特别帅,很高雅,还愿意亲自教莫德雷德写这四个字。之后“村长家的儿子都多大了还会把骑士写成骑土”的笑话就传遍了整个村庄,为村里带来了欢乐的气氛。)
当然在那之后,关于“阿尔托莉雅因不堪其扰终于逼得兰斯洛特说出真相,据说那些用来贿赂的馒头最后一个不落,全都进了阿尔托莉雅的肚子”的后续,就鲜为人知了。同行高文有时候还嘲笑兰斯洛特,说不就被吃几个馒头至于怀恨在心嘛。但兰斯洛特总是露出很愧疚的表情,说无法原谅没有被村长在开大会的时候处罚受贿失职,而只是被吃了馒头的自己。高文就会骂他神经病,说他家里头村长送的高清彩色电视一定是频道太多了,把脑子都看坏了。


村里头八卦其三,莫德雷德还有两个同母异父的哥哥,一个是兰斯洛特的同事高文,一个是村长秘书阿格规文。说到相貌,无疑莫德雷德和高文还有点相像,摩根虽然性格古怪但无疑是个美人,这兄弟俩也是相貌堂堂。高文一表人才,长大之后自然也是跟着村长做事。后来看人手不够就申请和兰斯洛特干起了同行。俩人都年轻又帅气,送信的挺拔身影也是让村里的姑娘们念叨得紧。什么“湖中骑士”身边又多了个“白马王子”,外号一串串的全都是少女心在作祟。而莫德雷德的相貌完全是阿尔托莉雅一个模子里倒出来的,虽然总是惹事欺负人,但碍不着她长得好看。而且虽说干出把人往粪坑里推的缺德事,但她被阿尔托莉雅打屁股的时候还是嚎哭着喊是那龅牙混球抢了小女孩的发卡。(她记不住村里所有小男孩的名字,每个人都被她取了相当难听但又无法反驳的外号。)因此即便是踢毽子还是跳皮筋她一样都不会,也从不跟小女孩玩儿,但还是有不少小姑娘在作文里写自己喜欢莫德雷德而被家长骂了没出息。
莫德雷德小时候,高文还喜欢骑自行车带她出去玩,然后把她丢在土里自己赶紧逃离。要不就是带她去村长开大会的会议室,里头有个大圆桌,莫德雷德想看看上头摆着什么好吃的,结果桌子太高了,她九牛二虎之力都爬不上去,一转身发现自己被高文锁在里面了。莫德雷德扯着嗓子骂高文是土豆猩猩,骂着骂着气不打一处来竟然徒手扛起了圆桌要往门上砸,结果门突然一开,就看到了阿格规文一张怒脸,脸上每条褶皱都写着要把莫德雷德生吞活剥。
阿格规文人如其名,规规矩矩地长大,从小就发誓要为村庄发展奉献终身。他敬仰村长,热爱村长,反倒是对村民别无多余感情,甚至不近人情。摩根看他这样正经,一看就不是个祸水,赶紧地打包丢给了阿尔托莉雅给她当村支书。阿格规文兢兢业业地处理事务,不分白天黑夜地努力工作,但是他完全没想到自己会患上看到兰斯洛特高文莫德雷德就会吐的毛病。可能村长身边他最能接受的就是贝蒂,因为贝蒂确实性格温和,其次是崔斯坦,他已经彻底找到了比村委会委员更适合自己的身份——村头艺术家。摩根不在门前哭闹的日子,是他经常坐在门槛上弹琴。阿格规文自认和他语言不通,并因为想不通崔斯坦怎么还没有因为乐声扰民被投诉而感到十分痛苦。
而他在深思熟虑之后,觉得自己会吐是必然的,正常人看到高文兰斯洛特莫德雷德三个身影靠近自己5米内,一定都会吐的。并不是他们三个人中的谁或者是三个人一起,曾经用了莫德雷德在小店里买来的几毛钱一包的整人道具给他做了一碗假米饭,之后憋笑到脸抽筋看着他竟然完全吃下直到吐了才反应过来。


于是这样的大不列颠村儿,就要过年了。
“要过年啦!!!”村里头人和狗都冻得都伸不开腿,却一大早就听见莫德雷德从村东口跑到村西口,边走边把炮仗往家家户户外头洗肉洗菜用的水龙头里塞,水龙头一炸就是一声闷响,嗡嗡地吵得鸡飞狗跳。不多一会又看到她逮着来偷鱼干的野猫在地上打滚,但是大家秉承“大过年的”四字箴言忍气吞声,以及“其实大家的小孩都在干一样的事情只是她比较显眼比较讨厌而已”继续快乐而又忙碌地准备着。以至于她跳上村长家的船划走了也没发现。
快到晚上了就看她又回来了,难得一日清闲本来皆大欢喜,殊不知莫德雷德不知道从哪里弄来了一把金色的玩具枪。前些年这种橙色子弹的玩具枪因为危险早就被阿尔托莉雅勒令禁止贩卖了,这种杀伤力极强的玩具就连普通小孩都会不小心误伤同伴,更何况落到莫德雷德手里。莫德雷德举着枪颠颠地往村长家跑,就看到亲娘正在门口闹事。阿格规文用力拉着摩根往外走:“娘您别哭了!村里头人听着多膈应,大过年的咱乐乐呵呵的多好……”然后又听见摩根大骂:“阿格贵文你这不孝子!!老娘白生了你这么个白眼狼!!!还不如你那个笨蛋弟弟……莫德雷德!莫德雷德你看看……”
众人闻言一转头,看到莫德雷德正因为被骂笨蛋而拿玩具枪射烂村长家门口贴的春联。
阿格规文立刻撒开摩根的胳膊,捂着嘴开始往远处跑。紧接着门槛上又跳出来了一个兰斯洛特一脸茫然张望的身影。
“莫德雷德!!”兰斯洛特定睛一看,气不打一处来,立马从背后抓住了她,另一只手拽住她拿着玩具枪的手。莫德雷德纵然泥鳅一样的灵活也被过冬的棉衣紧紧束缚,她像个玩具熊一样被兰斯洛特举了个高高,唯一的区别是这个玩具熊正在疯狂踢他的下巴。兰斯洛特说不出话,无法说教让她停止射杀今天下午他刚挂上的灯笼,只能一边狂甩头躲避她的腿一边举着她,像中了风一样往村长家里跑。梅林正在擀面准备包饺子,平常看起来弱不禁风的人到了节日也成了必需的劳动力,据说阿尔托莉雅包饺子的技术也是他教的。重复劳动害得他本来就有点心烦,一受吵闹撸起了袖子拿着擀面杖就出来了,骨节咔咔作响,吓得莫德雷德立刻消停,连拿着玩具枪的手都垂了下来。
梅林看到那玩具又是眉头一皱:“这谁给你的玩意?咱村里头不卖这个。你是不是又跑隔壁村儿抢人东西了?”莫德雷德吓得缩脖子,手腕还被兰斯洛特紧紧捏着高高举起作了投降的姿势,末了老实交代,是乌鲁克村的村长,那个金闪闪的人送的,说要拿这个交换阿尔托莉雅的电话号码。而莫德雷德自然是在拿到玩具之后立刻忘记了电话号码的事,而且她显然又忘记了更重要的事,那就是自己拿到枪之后先对着吉尔伽美什来了一枪,那个自诩寒冷冬天当然也要展露强健肉体的男人腹部中弹,疼得伸手就要打莫德雷德,怎料莫德雷德身经百战,立刻遛达出门上了船就跑。
梅林掐指一算,时间差不多了。
说时迟那时快,就听见村口传来一声怒吼:“杂种!!!!杂种!!!!赶紧出来———让本村长———替你爹履行亲爹的义务!!!!老子今天一定要抽爆你这不孝子!!!!”紧接着一个全身金色的身影就冲进了门,吉尔伽美什暴跳如雷地捂着腹部出现在众人面前,让后进门的阿格规文又一次露出了吃屎的表情。
没想到莫德雷德刚看到梅林还有点怂,听到了他的挑衅竟然又虎了起来,一个鲤鱼打挺从兰斯洛特手里挣脱,啪啪啪地往后院跑去。吉尔伽美什见状也跟着往后院冲去。梅林也不拦着,像看孙子一样对莫德雷德露出一脸慈祥的笑容,接着招呼兰斯洛特和阿格规文一起继续擀面皮包饺子。
不一会儿,就闻后院一阵吵闹,紧接着门哐地一开,从里面杀出了拿着一条鱼干的阿尔托莉雅和正在发光的高文。梅林摇头,方才正在用高文制造白天加紧晒鱼干,日常村长事务繁忙但也不好耽误年货准备,毕竟一家老小的饭量有目共睹。这临近过年的,一年到头来最期待年夜饭的阿尔托莉雅怎能允许自己在辛勤准备伙食的同时被莫德雷德和吉尔伽美什两个二世祖同时打扰。吉尔伽美什的亲自到来显然还是让她瞬间火冒三丈。想起了几年前的那些破事,再加上压住怒火的那些馒头早就消化了,阿尔托莉雅一阵头大,顺势把嗷嗷叫的莫德雷德往身后面一踹,操起鱼干就追着吉尔伽美什冲了出去。一直到他跳上回乌鲁克村的船并放话“本村长下次还会再来同你见面的!!等你屈服的那一天本村长就以父亲的身份给莫德雷德发压岁钱!!”后忍住没有把鱼干扔到他头上才罢休。
今年也一如既往的喜气洋洋。吃年夜饭的时候阿尔托莉雅难得的心情很好,连平时要让位给长辈的莫德雷德都得到了特意增加的一个靠近鸡肉的位置。莫德雷德一边吃一边偷偷把骨头丢给桌下来觅食的小狗。抬起头来就看到高文把可乐递过来给她,说小孩子不能喝酒。莫德雷德大声嚷嚷我很大啦我只是看起来小!!但还是理所应当地把可乐紧紧抱在怀里谁也不给。贝蒂做的肉丸超级好吃,她也真希望里面没有放什么奇怪的原料。崔斯坦喝多了就在饭桌上拿出了琴倒也没人阻止他,大家高声讲着不好笑的酒桌笑话和村里漂亮的姑娘,大老爷们儿的气息通透了整个屋子。于是她也开始笑,有人也开始往她的杯子里倒白酒,喝醉了还递给她烟抽,热气混着烟雾,整个屋子都暖洋洋的。
阿尔托莉雅一直在添饭无暇讲话,难得抬头就看到莫德雷德一脸好奇地盯着她。大不列颠村儿的村长被那双滴溜溜的绿眼睛盯得发毛,但想着一年到头就这么一次能正眼看看自己的亲儿子,“大过年的”这四个字真的还是很奏效啊。于是她给莫德雷德夹了片鱼干,说这是你爹前两天爆揍那个金闪闪时候用的,没忍心扔到他头上的那根,拿回来让梅林取了个城里人的名儿叫誓约胜利鱼干。

评论(22)
热度(158)

© 換毛毛毛毛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