換毛毛毛毛毛

我就是你的噩梦

边睡觉边想到毫无逻辑的丧尸paro(圆桌 OOC)

兰斯洛特蹲在地上换弹匣,他感到腿麻,或许也因为自己的肚子不是很舒服。过去的日子里他和高文靠打猎和扫荡无人区的商店罐头为生,原本以为自己的肠胃早该镀了铁——事实上,他回忆起同伴很久以前尝试做的饭菜,觉得现在过得也许还不错,即便他今天唯一一次进食是小动物的内脏。
高文走过来把毯子扔到他头上,兰斯洛特扒拉下来,里头还卷着一块血迹和几根浅金色的头发,“你死了?”兰斯洛特问他,高文嘴里嚼着罐头,依旧不忘含糊而响亮地啧了一声,“无聊的笑话,你脑子坏掉了。”
“那是莫德雷德的头发。”高文说,“我拿起来看是不是自己吃了太多亚硝酸盐导致脱发的时候它仿佛要立刻跳起来扇我的巴掌,随主子。”
“那就是你妹离家出走。”兰斯洛特在腰带上拴了两把USP手枪,“可能是存粮不够了。她吃得太多了,来的第一天就扫荡了我们基本一半的速食产品,除了会骂人狗屎之外基本和丧尸没区别……虽然她力气大得可以踩发电机,但是我更愿意把她绑在丧尸堆面前然后让丧尸在跑步机上追她发电。”
“我们找到她的时候她正坐在被自己砍死的丧尸的尸体堆上面吃干脆面,我选择把你绑在丧尸前面。”
兰斯洛特耸肩,大块新鲜血迹只要把毯子折起来就看不见了,况且那孩子死不了的,或者说她可能早就已经死了。她的母亲是个仍是和平盛世都人人皆知的毒妇,莫德雷德从小就被摩根养得意志和肉体都刚硬如铁,早就已经对各种毒素没了反应……不过被丧尸咬算是毒的一种吗?他突然感到有点悲伤,如果莫德雷德变成丧尸,那绝对是徒手拆城墙并且会把自己吃到肚子炸裂的丧尸头目,万一还带有生前的记忆,那他和高文的脖子绝对会被咬烂。
然而下一秒他脑中悲惨画面的主人公就出现了,一米五四的莫德雷德左手拖着两具肠穿肚烂的尸体,右肩扛着一大袋食物满身血污地出现在门口,看到兰斯洛特的眼神,她往地上呸了口血沫。
“操||你妈。”她把尸体往高文脸上扔,“下次再把没敲碎脑壳的丧尸往老子睡觉的地方堆,我就拿他们的脑浆给你泡茶补补脑子。”
“我妈就是你妈,你胆子不小。”高文伸手接过莫德雷德搜刮来的食物,“所以呢,那滩血到底是不是你的。”
“哪个?”莫德雷德没反应过来,看到在一边挥舞毯子的兰斯洛特后想了起来,“不是我的,那只咬人怪长着一张我应该认识的脸,可能以前见过面……我觉得直接把头拔掉太血腥,就把那只扑到我身上的卷进毯子里踩爆炸了。”
兰斯洛特的脸色肉眼可见地变绿了,他三秒钟前确诊洁癖,火速把那条毯子团起来丢到了废墟里去。而那个毛茸茸乱糟糟矮唧唧的金毛小狮子正活蹦乱跳地跑去高文边上踮着脚去抓袋子里面的食物,看起来一点事都没有,后者一边温柔地把她从食物面前径直推开一边露出了一个属于亲哥的自信微笑:“然后你就拖着你曾经的两个朋友的尸体,把他们的内脏往自己身上抹混进丧尸堆里扫荡吃的去了?我这不是觉得你每天没事干一定很无聊,你这次怎么没把店里的porn magazine一起带回来。”
你们是一对外星来的类人猿兄弟吗。兰斯洛特后背发凉,情不自禁脑中浮现出自己被绑在丧尸堆前,而那两个金毛脑袋在后面摇旗呐喊的模样。


————————————
想画很帅气的战斗场面最后脑中却全都是相声表演
老兰和老高是用枪的
莫德雷德是用刀和拳打脚踢的

评论(4)
热度(52)
  1. 无词歌換毛毛毛毛毛 转载了此文字

© 換毛毛毛毛毛 | Powered by LOFTER